2016 大数据交易市场研究报告:得数据者得天下

作者:转自九次方大数据 2016-08-18 17:43:29 所属分类:游戏资讯

  大数据市场交易规模

  目前,国内大数据市场主要包括三大部分:基于Hadoop、Spark的大数据软件产值,用于承载大数据应用的硬件产值,以及大数据相关的专业服务产值三大块。截至2015年,国内大数据市场规模已经达到33.85亿元。预计在2016年,该数据将达62.12亿元。据估算,大数据软件产值占据总额的42%,硬件产值为34%,服务产值为24%。

 

  表1:2014-2016年中国大数据交易市场规模

\

  注:红色字体代表预测数据。 数据来源:九次方大数据
 

  按照表中数字估算来看,2015年国内大数据相关的服务产值为27.8亿元,且随着大数据的进一步发展,产业价值会进一步扩大。由于多源头、跨领域的关联分析才有可能形成更完整的知识和更深刻的智能,数据资源的流通日益成为普遍认知和客观需求。目前,我国大数据已经具备了从概念到应用落地的成熟条件,与大数据相关的服务业也迎来了飞速发展的黄金机遇期。2015年,一批基于大数据相关的数据交易所、公司发展得风生水起。
 

  国内部分大数据交易公司情况
 

  从大数据交易公司的业务范围里我们可以看出(表2),大数据的应用已经深入到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,涵盖医疗、交通、金融、教育、体育、政府、零售等。从统计的数据表中来看,大数据交易的类型可以囊括为三个方面:源数据、数据产品以及数据工具或数据模型。
 

  目前,所统计的7家大数据交易公司或平台已经有超过1/3获得1轮或者1轮以上的融资;超过1/3的是以政府主导、市场化运行为主。从他们的区域分布情况来看:北京是目前拥有大数据交易类公司或平台最多的城市,其次是武汉(仅考虑交易平台)。随着大数据产业商业价值不断被扩大,预计2016年大数据相关的交易公司或者交易平台数量仍将会有量的突破。从目前的新闻报道来看:广州、四川、徐州、重庆、上海等地正在筹建当地的大数据交易公司,大数据产业跑马圈地正在上演。
 

  我们可以看出,要实现对接多样化的数据市场化需求,平台化运营是成为满足这一产业需求的必要条件。因为唯有把数据进行合理定价,出现数据交易市场、交易指数、交易规则等,才能真正实现带动大数据产业的繁荣。
 

  表2:7家大数据交易所/公司情况
 

\

  数据来源:九次方大数据
 

  各地大数据交易公司/平台特点
 

  从各大数据交易公司或平台的情况可以分析得出以下结论。
 

  (1)数据范围:7家里面,北京国政通使用了较多的政府数据并且与公安部、工商总局、中国邮政集团、中航信有一定合作,能够提供较为权威的数据;其他的大数据公司仍多是以基于互联网获得的相关数据为主;
 

  (2)交易模式:贵阳大数据交易所、长江大数据交易所为代表的,侧重于撮合交易的方式为主,从中收取一定佣金;以数据堂、哈尔滨数据交易中心为代表的,则以平台上充值后按需购买的模式为主;
 

  (3)运作模式:从运作模式上来看,贵阳大数据交易所、国信优易为代表的,是以平台提供数据交易为主;而江苏省大数据交易中心、东湖大数据交易中心,平台的“我要接单”功能则为个人与需求方之间搭建一个供需平台,开启一个以互动数据价值的模式。
 

  从大数据交易衍生功能来看,就目前搜集资料来看,对于大数据交易的衍生产品规划做得较好的是贵阳大数据交易所,其大数据交易衍生的品种可以概括为——大数据指数、大数据基金、大数据信托、大数据融资、大数据担保。东湖大数据衍生产品为——基于数据金融资产方向提供撮合、融资、贷款、二次开发等;江苏省大数据交易中心——基于数据金融资产化方向提供撮合、买卖,典当,融资,抵押,贷款等多种合作模式,为各经济主体(包括企业、机构、个人等)盘活数据存量资源提供全面解决方案。
 

  目前,大数据相关的交易正是方兴未艾之时,其市场化的效益并不能马上凸显。从已知的数据来看,2015年成立的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截至2016年1月5日,交易金额已突破6000万元人民币,会员数量超过300家;聚合数据年收入近1亿元人民币。可以看出,大数据交易市场“钱景”广阔。
 

  国外市场流通和交易现状特点
 

  从上述表格来看,数据源机构或企业处于整个大数据市场的供给端,其主要特征是向用户直接交付数据产品或服务。其中包括原始数据、加工处理后的数据以及由多份数据整合而成的新数据。其分别对应数据产生者、数据加工者和数据整合者的角色。
 

  目前,在数据的流通和交易方面,欧美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已经走在了前面,下图为国外数据市场的概貌。
 

  国外数据流通现状
 

\

 

  如图所示,国外数据中介通过政府、公开和商业渠道,从数据源头处获取各类信息,进而向用户直接交付数据产品或服务。其中,数据源头、数据中介和最终用户构成了数据流通和交易的主体。数据源头和中介环节共同构成了大数据资源的供给端。
 

  舆情监测
 

  据九次方舆情监测来看,近一个月来,关于“大数据交易”相关信息一共有1118条,其中正面占94.45%,负面为0.54%,其他保持中立。
 

  结语
 

  从IT到DT,得数据者得未来。尽管现在大数据存储和挖掘技术已经逐步成熟,但数据孤岛的大量存在,仍是掣肘大数据流通和变现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 

  从行业发展格局来看,2015年各地加速建立大数据交易平台,在目前大数据价值日益凸显的环境中,2016年或许仍会有不同类型的地方性大数据平台加入进来;而随着地方性大数据交易机构的增多,不同大数据交易机构的数据交易可能会出现。
 

  从行业发展“钱景”来看,大数据交易平台如何分得数据交易市场这块喜人的蛋糕,一方面,需要有效打破大数据信息交流阻碍,汇聚海量高价值数据,挖掘数据价值的最大化;另一方面,是要看资本市场的推动以及合纵连横后的市场占有格局。